一年亏损82亿的威马创始人沈晖126亿“天价”年薪竟是同行800倍

原标题:一年亏损82亿的威马,创始人沈晖12.6亿“天价”年薪竟是同行800倍

威马汽车在2021年公司亏损82亿的情况下,公司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沈晖2021年薪酬竟高达12.6亿,一人年薪就贡献了公司全年近15%的亏损。

而2021年,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薪酬150万,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薪酬135万,沈晖的年薪竟然是同行的800多倍,十分夸张。

与沈晖高价薪酬不相符的是,威马汽车近年新能源车销量已逐渐掉队,在造车新势力里面,其远远落后于蔚来、理想、小鹏。

2022年前8个月,威马汽车累计交付量29140辆。“蔚小理”三家,2022年前8个月,累计交付7.16万辆;累计交付9.01万辆;理想累计交付7.56万辆。

与曾经同处“第二梯队”的哪吒、零跑相比,威马的销量则逊色更多。2022年前8个月,哪吒汽车、零跑汽车的销量分别为93185辆、76563辆。

对于威马是否“掉队”这一问题,沈晖曾多次否认。沈晖曾回应,“每天都有人问我,威马是不是掉队了。事实上,我们没有,只是‘静默期’有点长。”

此前,美团创始人王兴为其投资的理想“站台”时,曾做了一个预判,“中国车企格局基本是‘3+3+3+3’角逐下两轮,除了3家央企、3家地方国企和3家民企,3家新势力是理想、蔚来和小鹏。”

随后,沈晖便隔空向向王兴发起一个赌约。沈晖称,“如果威马汽车能挺进造车新势力TOP3,我希望王兴能(充当外卖小哥)亲自给我送一份外卖上门;相反,王兴可以在所有品牌中随便挑一辆车,不管多贵我买一辆送给他,不一定非得是一辆威马汽车。”

近日,理想汽车公告显示,王兴在一季度三次减持理想汽车,套现1.13亿。此外,理想汽车副总裁沈亚楠也在减持理想汽车股票,累计套现约9000万。

沈晖的12.6亿薪酬构成中,实际薪酬仅有200万左右,剩下是以受限制股份形式发放,约为12.59亿元。倘若威马汽车在港交所成功上市,在限售期解禁后,这部分股票便随时可以变现。

创始人“奖励”自己或许无可厚非。只是,2021年,威马汽车年收入只有47亿,亏损却高达82亿,且公司经营现金流多年为负,在公司经营没有好转之前,大手笔奖励自己是否合乎情理?

且威马汽车自成立以来,在新能源车的比拼中,接连掉队。沈晖过去在汽车圈的人脉和声望,让威马曾经与“蔚小理”齐名。上市前,威马累计融资额约为350亿元,成为国内新势力IPO前融资额最高的车企。

威马的投资方里,不仅有五矿集团、国投资本、红塔集团等国企资本,还有上海国资、安徽合肥产业基金、湖南衡阳国资等地方政府投资机构。此外,威马的投资方还包括百度、腾讯、红杉等科技圈资本,也有李嘉诚家族、赌王何鸿燊家族等港资。

但沈晖似乎没有利用好如此豪华的融资团,现如今,威马不仅远落后于“蔚小理”,甚至比不上哪吒、零跑。

而沈晖的12.6亿薪酬,似乎更会令投资者担忧,威马的上市是利好公司发展,还是方便沈晖套现?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